网站地图

发自肺腑、自然纯真的父爱

2018-02-28 18:40:25 浏览次数:4022

发自肺腑、自然纯真的父爱

面对九个性情各异、生长环境又完全不同的子女,梁启超如何实行其教育主张?他的为父之道,又有哪些是常人所不及的呢?他在写给孩子的许多信中反复提到一点,就是发自肺腑的、自然纯真的爱。他说:“你们须知你爹爹是最富于情感的人,对于你们的爱情,十二分热烈。”这是一种博大的爱,包容的爱。这种爱不仅惠及他的九个子女,也无私地给予了女婿和儿媳。

梁思成与林徽因成婚后,他写信给二人,表达他的喜悦之情。他写道:“我以素来偏爱女孩之人,今又添了一位法律上的女儿,其可爱与我原有的女儿们相等,真是我全生涯中极愉快的一件事。”

有一次,他读了一整天的书,晚上又喝了点儿酒,有些醉了,于是,“书也不读了,和我最爱的孩子谈谈罢”,便在信里和思顺聊起了家常,称赞女婿周希哲“勤勤恳恳做他本分的事,便是天地间堂堂的一个人”。他在世期间,成家的孩子只有思顺和思成,两个孩子的婚事都是他“包办”的,对此他颇为有些自得,认为是他最成功的作为之一。

在他晚年,思顺、思成、思永、思忠、思庄都在国外,或工作,或读书,这些孩子没有不盼着他来信的,常常是两三个礼拜接不到他的信,就撅嘴抱怨。百忙之中,给孩子们写信,也成了他的最大快乐和享受。

应该说,父母爱其子女本是天经地义的,它来自人的天性,过去讲舐犊之情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但这种爱通常容易异化为两种方式:一种是溺爱,孩子想怎样就怎样,要星星不给月亮;另一种是棍棒之下出孝子,恨铁不成钢,又有“打是疼,骂是爱”的说法。问题在于,用棍棒教育孩子,有成才的,也有不成才的。

近代以来,中国总是挨打,贫弱的原因一直深挖到家庭内部,以为传统的父子关系限制了孩子的发育和成长。于是,百余年来,家教传统断裂,造成很恶劣的影响。也有呼吁老子自觉的,要求做老子的先行解放了儿子,给儿子以自由。当时就有人表示怀疑,“家庭革命,逆子叛弟,接踵而起,国胡不强?”搞得很热闹,怎么不见国家强大起来呢?

1934年,梁思宁、梁思懿、梁思礼、梁思达(由左至右)在天津“饮冰室”前合影。

如果说传统的溺爱是在物质方面不加限制地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,那么,这种标榜幼者本位、解放孩子的新式溺爱,则表现为在精神方面,在道德教育、人格培养方面主动放弃责任。特别是“进化论”的流行,使得很多人相信,“后起的人物,一定尤异于前”,“长者须是指导者协商者,却不该是命令者”。这样的教育,新的一代或能成为独立、自由的人,却也容易变成自私的人,不负责任的人,缺少社会情怀、人文情怀的人。

为了孩子能“幸福的度日,合理的做人”,鲁迅先生曾提出三点建议:一是理解,二是指导,三是解放。时至今日,做父母的恐怕很少有人是不肯理解和解放自己儿女的,但如何指导他们,“养成他们有耐劳作的体力,纯洁高尚的道德,广博自由能容纳新潮流的精神,也就是能在世界新潮流中游泳,不被淹没的力量”,却是个老大的难题。

责任编辑:aolina